今天的啫喱咕咕咕了吗

这里是一代小透明坑帝啫喱|・ω・`)

坑大概都不会填了x

日常是咕咕咕x

主要写写第五吧

其它也会瞎几把乱写一点x

和玛丽苏过不去x

不会画画x

【杰佣】玫瑰手杖与365天的杰佣

标题是我起名废瞎起的,大概并没有到365天x

玫瑰手杖视角注意

ooc可能有

bug可能有

是失踪人口回归作


  “玫瑰手杖”。

  这是我的名字。

  我的存在使得我的主人杰克变得受欢迎了起来,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但是杰克先生自从我出生起就告诉我,我的存在只是为了迷惑那些可怜又愚蠢的求生者。

  我曾经一次次地看着他温柔地抱起那些求生者,把那些女求生者迷得神魂颠倒,然后毫不留情地把她们绑上绞刑架。

  他总是会愉悦地哼着小曲看着那些求生者痛苦地在绞刑架上挣扎,然后继续重复他之前做过的事情。

  一天又一天,永远掉不完的玫瑰依旧镶嵌在手杖上,挂在杰克先生的腰间。

  他是个冷血的人吗?

  不,他只不过是在做他该做的事情而已。

  庄园里的时间过了一年又一年,一切事物也逐渐变得不成样子起来——曾经的绞刑架变成了玩具一般的狂欢之椅,鲜血一般的天空也逐渐明亮了起来。

  杰克先生似乎依旧很享受这一切,他守在狂欢之椅旁,不厌其烦地听着求生者在狂欢之椅的倒计时结束时绝望的尖叫声,然后发出一阵轻笑,仿佛这些比绞刑架还要有趣似的。

  这一天杰克先生遇到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穿着连帽衫的青年,我能看到他的头上渗出的汗珠,但他还是强忍着剧烈跳动的心跳对着杰克先生做出了挑衅的手势。

  他的动作极其敏捷,像一只猫一般,我能透过绷带隐约看到他手臂上的因为新伤而牵动流血的旧伤。

  真是个坚强的人啊。

  他的同伴因为毫无阻碍,密码机破译得十分快速,大门开了,他的同伴似乎没有等他一起走的想法,庄园里只剩下他和杰克先生两个人。

  杰克先生又发出了他轻蔑的笑声,“这位先生。”

  青年没有停下和他聊天的欲望,而是一言不发地打开了护腕冲刺到了杰克先生的视野范围之外。

  最后那位青年从地窖逃了出去,杰克先生罕见地输了。

  听说那位青年是个年轻的雇佣兵,名字叫做奈布·萨贝达,是自己主动退出了佣兵团来到了欧丽蒂丝庄园的,“廓尔喀人的军刀永不向同伴挥舞。”他是这么说的。

  杰克先生听见这句话的时候笑了。

  “被同伴抛弃了还能说出这样的话吗?真可笑。”

  之后我们也遇到过他,无一例外是故意来挑衅杰克先生帮助同伴争取破译密码的时间。

  我不明白杰克先生为什么不去抓其他人,他对于这位萨贝达先生有一股异常的执着。

  杰克先生在这一天终于打倒他了。

  那位佣兵先生倒在地上,恨恨地咬着牙,似乎很不甘心。

  “旧伤,”杰克先生指了指他的手臂,“很疼吧?”

  萨贝达没有回答他。

  良久,他应了一声,伴随着自嘲的笑容,“嗯,很疼啊。”

  杰克先生没有说话,也没有把他绑上狂欢之椅,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萨贝达一直没有爬起来,两人就这样对峙着。

  “自愈不起来吗?”杰克先生走了过去,“还是说害怕我在你起来的一瞬间再给你一刀?”

  萨贝达有些奇怪地看着他。

  “还不明白吗?”杰克一把把他抱了起来,“我想要放了你。”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杰克先生放过别人。

  萨贝达不停地挣扎着,“放开我!我不需要英国佬的同情!”

  杰克先生没有理他,“那边是地窖,旁边就有一个狂欢之椅,自己选择吧。”

  如果我没猜错,萨贝达会义无反顾地选择狂欢之椅。

  就因为那可笑的军人之心。

  果然。

  萨贝达挣扎了下来,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把我绑上椅子吧。”

  他毫不犹豫地说。

  杰克先生似乎料到了这一切,和他僵持在那里一动不动。

  等到时间一到,杰克先生选择了投降。

  这一局,杰克先生赢了。

  下一次看到萨贝达的时候他正咬牙切齿地敲打着密码机。

  在我这里都能听到他剧烈的心跳,他却依旧不停地敲打着密码机。

  杰克先生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打出了一记恐惧震慑。

  “萨贝达先生。”他歪了歪头,“在战场上分心可是军人的大忌呢。”

  萨贝达没有看杰克先生,从他失神的双目可以看出他没有注意到杰克先生。

  “怎么?想起了可怖的战场吗?”

  萨贝达缓了缓神,嘲讽地笑了笑“是啊,真是令人不愉快的回忆呢。但对你们来说是段美好的回忆吧?”

  “啊,是啊。可惜那时候我已经死了。”杰克摇了两下密码机,密码机又回到了最初的状态。

  萨贝达看着那台密码机啧了一声,“给我修回来。”

  “还真是大胆啊,萨贝达先生。”他看着萨贝达自愈起来,“你是第一个要求我把失常的密码机修回来的人。”

  “废话少说。”萨贝达拍了拍密码机,“修不修。”

  “啧。”杰克先生无可奈何道,“我不会。”

  “噗。”萨贝达似乎料到了,笑了一声。

  “你就是想嘲笑我吧?”杰克先生晃了晃尖利的爪子,“小心我把你绑到椅子上去。”他威胁道。

  萨贝达吹了声口哨,“如你所愿,杰克先生。”

  我不知道他们的感情是什么变得时候这么好的,毕竟杰克先生并不是无时不刻把我带在身边。但看着杰克先生的笑容,这些似乎也不那么重要了。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之后我就没怎么看见过萨贝达了。

  我能感觉出杰克先生在故意躲着他,而萨贝达同样也躲着杰克先生。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也看不出杰克先生的神情与平时有什么不同。

  我没有资格去评论这件事,但是监管者和求生者的确不应该有着更多的交集。

  这样的杰克先生才是原来的他,不是吗?

  

  

  

  

  

  直到萨贝达死之前我都是这么想的。

  那一天庄园里的求生者都失魂落魄,杰克先生很轻松地就赢得了好几场胜利。

  贝坦菲尔很少见地哭了,在我印象中她是个很坚强的女人,旁边的伍兹在不停地安慰她,自己安慰着安慰着眼泪却也不住地从眼眶溢出来。

  听说萨贝达的死因是失血过多,对此黛儿医生似乎非常自责。

  对萨贝达的死因杰克先生似乎没有过多反应。

  裘克先生很罕见地去主动找了杰克先生。

  “喂,伪绅士,那个雇佣兵死了。”

  “我知道,人类死去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

  裘克先生有些被呛到了,他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裘克,别说了,死了的人是不会活过来的。死亡是我们这群怪物无法体会的。”

  裘克先生彻底沉默了。

  但是我想,如果杰克先生真的不在乎的话,就不会把我放在萨贝达简陋的坟前,躺在那一束束鲜花边,和它们一起风化在空气中了吧。

【绿蓝】解脱

都入坑那么久了我再不产点粮对不起我自己
小蓝第一人称
开头几句抄的漫画台词x
本来想用心声设定的结果没怎么用上x
以及本文是瞎几把乱写的所以bug和ooc层出不穷
如果可以的话↓






  我是小蓝,一个不太健全的人。
  可能是我脑子的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我无法理解别人说话的“本意”。
  别人讽刺我,骗我,我从来听不出,我一向认为是真的。
  这让我在成年之后几乎不怎么与人交流。
  但是我还是凭借实力当上了第七骑士团的团长。
  我的部下基本不听我的话,我也很少去指挥他们,所以我在战斗中几乎都是一个人单打独斗。
  那是我第一次遇见魔王。
  魔王来袭的时间是清晨,村庄里的人们还在熟睡当中,一切都那么猝不及防,所有留下来的人连魔王的影子都没看到。
  没错,魔王带走了一大批人,男女老少都有,没有人确定那群人的生死。
  村庄里充满了哭泣,一阵阵令人心痛和绝望的哭泣。
  有人指着我大吼,第七骑士团的团长那么厉害为什么不去讨伐魔王。
  我看了看那人,握紧了腰间的佩剑,“谢谢,我会去的,把所有人带回来。”
  于是我讨伐魔王的旅途开始了。
  这时候的我还不知道,这次去讨伐魔王也许会改变我的一生。
  几乎没什么人知道我要去讨伐魔王,甚至连我的父母都不知道这件事。
  他们不需要知道。
  一个对着孩子拳打脚踢的父母会在乎孩子都生死吗?
  毕竟没有人喜欢我这个人,就算成功了大概也不会得到什么功绩。
  我其实是想去魔王城自杀的,或者说是让魔王杀了我,毕竟一个人救回那群人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些年来我感到生活越发压抑,每天人们看见的蓝天白云在我眼中就是一片片的乌云压在头顶,令人窒息。
  我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
  我已经走进了黑森林,头顶和脚边全都是黏黏糊糊的奇怪植物,令人感到不适。
  我拨开眼前的植物,一步一步缓慢行进着。
  魔王城就在黑森林的另一端,没有人去过那片禁地。
  突然,我感到颈后一凉,我还没来得及转过头去看,眼前就一片漆黑了。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眼前有一个模糊不清的影子,我能听见他略带笑意的话语,“你醒啦?”
  我努力睁开了眼睛,一个黑发的青年笑着看着我。我看了一眼他身后黑色翅膀,“你是……魔王吗?”
  青年笑得更深了,“不,我只是个侍卫,如果你是来讨伐魔王的话我可以帮助你哦。”
  “可以吗?”
  那个侍卫愣了愣,脸上随即又恢复了笑容,“当然可以,不过你一旦杀了他,魔王可就变成我了哦。”
  “诶?”
  “啊,参谋大人,是来审问他的吗?”
  “嗯。”
  “切~又那么冷漠。”那个黑发的侍卫也许感到很无趣,于是一蹦一跳地走开了。
  “你们是要杀了我吗?”我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参谋沉默了一会,“可能吧。”
  我伸出了一只手,盯着那只手看了一会,参谋警惕地后退了一步。
  “放心啦。”我无奈地笑笑,“我不会做什么的。”
  那位参谋突然转过身去鞠了一躬,“陛下。”
  啊,终于要来了吗。
  魔王露出了一个笑容,“你就是那个要来杀我的人吗?”
  真是温柔的笑容啊。
  “不。”我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我只是来要求你放了那些无辜的村民的。”
  “唔?”魔王歪着头沉默了一会,“啊,灰羽,你又去人家村庄捣乱了吧,快放了他们。”
  “不行哦,陛下,那是我和参谋大人的实验品。”
  我静静地看着他们,魔王却突然看向了我。
  “勇者大人听到这话不应该很气愤吗?”
  我勉强笑了笑,“不会,因为我和他们根本不熟,而且我本来的目的也不是救人。还有,我不是勇者,我只是第七骑士团的团长而已。”
  “那骑士团团长,你到底是来干嘛的呢?”魔王又对着我笑了笑。
  我已经很多年没有看见有人对我露出那么温柔的笑容了,尽管对方是个魔王。
  “我是来求你杀了我的。”
  “诶~?”魔王这次只是微微勾了勾嘴角,“骑士团团长是想不开什么呢?”
  “很久以前就很想去死了啊,因为总感觉自己很没用,还会莫名其妙地焦躁不安,还会出现幻觉,最近越来越严重了呢。”我靠着墙,轻松得仿佛不是在说自己的事。
  魔王没有再说话,“很痛苦吧?”
  “是啊,所以请杀了我吧。”
  魔王张开了双臂,“过来,我要来杀你了。”
  我好像得到解脱一般,慢慢走了过去。
  突然,身边的魔王紧紧抱住了我。
  “很想哭吧?”魔王在我耳边轻轻地低语。
  我的脸有点发烧,从来没有人这样抱过我。
  脸上有点痒痒的,我这才反应过来。
  我哭了。
  魔王轻轻拍着我的背,像是在安慰一个孩子。
  我的眼泪不停地滑落,完全止不住,染湿了魔王的一大片衣服。
  我紧紧地抱住魔王,放肆地大哭着。
  我好像从出生起就没有这样哭过啊。
  我不知道哭了多久,好像把出生以来所有的泪水都哭干了。魔王就这样静静地托着我,任我哭着。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一张大床上了,刚刚醒来大脑一片混乱的感觉让我睁不开眼睛。
  但是心里好像轻了很多。
  我半眯着眼睛摸了摸胸口。
  “醒了吗?”耳边传来一个低低的声音,温热的感觉让人浑身一哆嗦。
  “魔魔魔魔魔魔王!”为什么离我这么近啊可恶!
  魔王撑着头看着我,“你是叫小蓝吧,叫我小绿就可以了。”
  “还想自杀吗?”他突然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
  我低头沉默了一会,“可能……不想了吧。”
  “这是魔王的力量哦。”
  “鬼信啊!!!”
  “欸~正常的小蓝那么暴躁的吗?早知道就不把你恢复正常然后直接实现你的愿望了。”
  一天前温暖如太阳的笑容现在在我看来就像恶魔一样恐怖。不,他本来就是恶魔啊。
  “请务必不要那么做!!!”
  

【第五扑克系列】B篇点梗

是我和 @这里一条废咸鱼 太太的联文
什么cp都接_(:з」∠)_
请大家在评论区留下一个B开头的英文单词+要点的cp
到时候会选出一篇来写
尽量写写看我没写过的cp吧【搓手手】
首先放上设定:
黑桃K:杰克
黑桃Q:艾米丽·黛儿
黑桃J:奈布·萨贝达
黑桃A:红蝶美智子
黑桃2:里奥
红桃K:克利切·皮尔森
红桃Q:艾玛·伍兹
红桃J:瑟维·勒·罗伊
红桃A:菲欧娜·吉尔曼
红桃2:哈斯塔
梅花K:约瑟夫
梅花Q:薇拉·奈尔
梅花J:玛尔塔·贝坦菲尔
梅花A:库特·弗兰克
梅花2:瓦尔莱塔
方块K:伊索·卡尔
方块Q:海伦娜·亚当斯
方块J:班恩
方块A:特蕾西·列兹尼克
方块2:威廉·艾利斯
大王:裘克
小王:幸运儿
审判者:弗雷迪·莱利
(备注:A是各国的外交官,2是各国的宰相,两位JOKER是四国的总管,审判者负责裁决各国之间的矛盾,以及很抱歉忘记了莱利先生可能有点设定之外但还请大家多多谅解)
占tag致歉_(:з」∠)_

【第五人格扑克系列】设定篇

希望小可爱们捧个场谢谢QwQ

这里一条废咸鱼:

【高亮】
※本设定参考扑克黑塔
※请小可爱们在评论区评论一个以A开头的英文单词+CP名(什么CP都可以的哦)
※本系列由我和@小透明の啫喱酱 太太联文



设定:
黑桃K:杰克
黑桃Q:艾米丽·黛儿
黑桃J:奈布·萨贝达
黑桃A:红蝶美智子
黑桃2:里奥
红桃K:克利切·皮尔森
红桃Q:艾玛·伍兹
红桃J:瑟维·勒·罗伊
红桃A:菲欧娜·吉尔曼
红桃2:哈斯塔
梅花K:约瑟夫
梅花Q:薇拉·奈尔
梅花J:玛尔塔·贝坦菲尔
梅花A:库特·弗兰克
梅花2:瓦尔莱塔
方块K:伊索·卡尔
方块Q:海伦娜·亚当斯
方块J:班恩
方块A:特蕾西·列兹尼克
方块2:威廉·艾利斯
大王:裘克
小王:幸运儿
(备注:A是各国的外交官,2是各国的宰相,两位JOKER是四国的总管)

大家不要忘了在评论区评论以A开头的任何一个英文单词以及跟上自己的CP名哦~(一条咸鱼的絮絮叨叨)


还有!我们什么CP都接!什么CP都接!什么CP都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PS:占tag抱歉m(._.)m 希望有人理一下我们(小委屈)

都说写文能攒欧气
为什么我总欧在黄衣身上!!!
我连个黄衣都没有啊喂!!!
我只想要感染啊(இдஇ; )

【杰佣】关于我穿越到玛丽苏小说成为炮灰男二这件事(2)

我高兴就好的产物x

文笔渣

ooc有

这章写的很随意并且很水不要打我_(:з」∠)_


  正当奈布还沉迷于没保存的悲痛之中,车已经停了。

  司机从前门走出来走到后门再毕恭毕敬地帮奈布打开后门,“少爷,请上校内专属的跑车。”

  奈布愣了一下,他正奇怪为什么这文不按套路是男女主开着全球限X量的跑车进学校。敢情你们前一大段路都是司机开的,到了学校才换的跑车???

  你们有钱人为了装逼真特么辛苦。

  刚考出驾照没两个月连方向盘都没怎么碰过的奈布小心翼翼地坐上了那辆高大上的银白色跑车。

  “我猜这辆车和女二同款并且全球仅限两辆。”奈布默默地打开了面板,“是不是,系统?”

  “系统不提供剧透服务,请玩家自行探索剧情。”

  “切——”

  奈布的眼睛再次盯上方向盘,方向盘边上有个小小的显示屏,显示屏上突然跳出一行字。

  “请选择是否自动驾驶

          是              否”

  点是应该没事吧……

  奈布挠了挠头,点下了那个是。

  车立刻像发了疯一样往前飙。

      卧槽。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那些疯狂飙车的男女主怕不都是自动驾驶。

  知道男女主并没有想像中的全能以后奈布心情十分舒畅,他把手搭在方向盘上看着车一路飙进学校。

  这时,他看见一辆同款的黑色跑车和他一起飙进了学校。

  女……二?

  奈布没看清车上人的脸,但是控制面板却跳了出来。

  “[玩家]杰克饰演[男主]上官祁辉

  姓名:上官祁辉

  性别:男

  年龄:18

  性格:霸道邪魅

  擅长:全能

  身份:上官家独子,青溪阁阁主

  关系:与南宫寒云与慕容炎潇为朋友,但是有时候有些讨厌南宫寒云,喜欢终黎舞熠”

  这是何等的卧槽!!!

  穿越还送个编辑爪爪杰!!!

  系统你出来我们谈谈人生!!!

  [系统有权拒绝玩家召唤]

  奈布不想和系统瞎哔哔,赶紧又看了一遍人设。

  霸道邪魅,可以这很杰克。

  而且讨厌这种东西连演都用不着好吗,真情实感自然就流露出来了。

  奈布撑着额头,长叹了一口气。

  这时候面板又跳了出来。

  “恭喜玩家会面队友及主要角色上官祁辉,[功能]主线任务解锁,请尽快完成任务回到原世界。

  艹。

  自从奈布成为职业作家以后,他就和自己的编辑杰克八字不合,没给过对方一个好眼色,而对方总是很有耐心地催稿,这更让奈布憋了一肚子火。

  至于他为什么讨厌杰克。

  他自己也不知道,就是莫名看杰克不爽而已。

  现在让他和杰克合作还不如让他去死来的痛快。

  当奈布还在为杰克这件事窝火的时候,控制面板又跳了出来。

  “[主线任务1]

      [在男主上官祁辉撞到女主终黎舞熠后,去往医院看望终黎舞熠。]”

  所以自己现在等着杰克撞到女主就开溜是吗。

  “喂系统有没有个医院地图。”

  “[地图]医院将在[男主]上官祁辉撞晕[女主]终黎舞熠后开启。”
  系统说完这句话以后,奈布就听见前方传来砰的一声,以及周围一群人的起哄声。

  “[女主]终黎舞熠

  年龄:17

  性别:女

  性格:腹黑善良单纯软萌高冷……

  擅长:全能

  身份:原名苏舞熠,后来被发现是终黎家大小姐,落殇阁阁主。”

  奈布:我想吐槽的有点多待我缓缓。

  他隐隐约约听见一些类似于,“哎呀这女的真幸运竟然被上官少爷撞到了。”“上官少爷请也撞我一次吧啊啊啊啊啊啊啊!”诸如此类的抖M发言。

  奈布在心中无情地嘲笑着。

  叫你平时撩编辑妹子撩作者妹子撩读者妹子遭报应了吧,被一群抖M包围的感觉不错吧。

  奈布一脸看戏地看着杰克略带嫌弃地下车把在地上躺尸的女主扔上车然后自己坐回了驾驶座。

  “请前往[任务地点]圣心医院完成任务。”

  好了,那么自己也该跟去医院和女主会一会了。

  他调整了自动驾驶的目的地,车又和发了疯似的一路狂飙,甚至比杰克他们抢先一步到了圣心医院。

  奈布把车停到地下室,自己在医院门口守着。

  杰克那辆车几乎是紧跟着奈布来到了圣心医院,杰克皱着眉头把女主横抱着送进医院。

  奈布不太想让杰克看见自己在这蹲点,于是他和个偷窥的似的蹲在门口往医院里探了半个个头进去,只见一个个医生护士围着女主和杰克转帮女主办住院手续。

  啧。

  女主很快被安排在一间病房里。奈布估计杰克还在病房里,他便无所事事地在病房附近转悠,等到他转悠了快十分钟的时候杰克终于出来了。

  好巧不巧,他俩的眼神直直对上了。

  确认过眼神,是个煞笔编辑。

  等等,他是不是笑了。

  “喂。”奈布双手抱臂皱着眉头看着杰
克,“要出去我们俩就得合作,你应该知道吧。”

  杰克满脸笑容,“那么就合作愉快吧,小奈布。”

  “你还是那么让人不爽。”

  “谢谢夸奖。”

  奈布不想和这个厚脸皮的人多贫嘴,径直走向了女主的病房。

  女主已经醒了,她床头有一厚沓的钱,她正愣愣地对着那沓钱发呆。

  高冷,要保持高冷。

  奈布深吸一口气。

  “你就是终黎舞熠吧。”

  终黎舞熠缓缓地点了点头,眼神空洞。

  这孩子该不会是撞傻了吧,人家又没上了你干嘛一脸事后。

  “没事吧。”奈布尽量让自己的语言简练显得高冷。

  她又点了点头。

  “我是刚刚那人的……朋友。”

  “他拜托我来照看你。

  她突然傲娇地哼了一声。

  “我才不要他的照顾呢。”

  奈布沉默着,杰克到底对这个妹子做了些什么。

  终黎舞熠撒娇般地叫了一声:“那个人就是个恶魔!”

  喂喂这剧情发展有点快啊!

  奈布生无可恋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妈妈我要回家。
  
  
  
  
  
  
  
  
  
  
  
  

【杰佣】关于我穿越到玛丽苏小说成为炮灰男二这件事(1)

我高兴就好的产物x

文笔渣

ooc有

如有雷同算我抄你的

随时有可能坑

如果坑了并且有小可爱喜欢设定想拿去写请和我说一声_(:з」∠)_

是没有爪爪杰露脸的第一章x

OK?↓


  奈布·萨贝达感觉这是自己二十多年的人生中最倒霉的一天。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该死的链接。

  那是一个平静而又无聊的下午,奈布作为一名签约了的热血小说写手,日常被烦的要死的编辑催稿……
  
         催催催催你-妈哟催!

  奈布狠狠地敲击键盘向对面发去一句脏话。

  “嘟——嘟——”手机在桌上振动发出沉闷的响声,奈布一手码着字另一手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

  “喂——”“奈布我和你说我真的要气死了!!!”对面的女声仿佛遇到了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就算你有深仇大恨也请不要对我的耳朵做出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这么想着的奈布把手机拿到了不会对自己的耳朵收到伤害的安全距离。

  “我告诉你——我写言情那么多年都没有看到过这么渣而且玛丽苏的女主竟然还被签约了!!!编辑脑子坏掉了吗!!!”

  “玛尔塔,冷静。”

  “我真的冷静不下来!你一定要看一看这篇文!!!”

  “好吧好吧知道了。还有以后不要老给我打电话我很忙的。”

  奈布有些无奈地挂了电话,接着又躺在沙发上咸鱼瘫着。

  忙这种东西是不可能的——大概除了截稿的最后一天。
  [您的好友“玛尔塔”发来一条消息]

  玛尔塔的速度真是快啊。

  奈布摸起桌上的手机,点开了那条新消息。

  嗯——名字……很有新意。

  他违背了良心作出了这么一句评价。

  《关于我的霸道总裁男友是个大猪蹄子这件事》。

  当奈布点开那篇文的时候他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牛头不对马嘴。
  这TM就是三公主和三王子吧!!!

  像这种文奈布不可能没看到过,而且还不少。

  最重要的是它们之中的某些还混进了男频热血区。

  男频:我们之中出了一个叛徒。

  请不要以为你们男女主在那里杀人飙车就是热血行为了。

  不过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热血的。

  ——见热的血嘛。

  好吧这个笑话并不好笑。

  奈布冷静地花两分钟看完了第一章的玛丽苏小说。

  第一章的故事大致是这样的,和普通的那些妖艳贱货竟然还有些差别。

  男女主在这篇文里是神一样的存在,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一天我们的即可白莲花又可高冷女王的精分女主报考了一个喜闻乐见的圣樱学院,这天早上她被男主的车撞了,然后晕了……对没错就晕了。

  狂霸酷炫拽的男主并没有管她并且甩了一叠钱给她。女主按套路来是肯定没有要的,但是因为她家里穷而且父母抛弃了她失血过多女主就快要被扔出医院了,这个时候,男二出场了……

  奈布:有趣,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力【bushi】

  奈布揉了揉眉心,他准备看第二章的时候,狗血但是确实发生了的意外发生了。

  可怜的萨贝达先生的手机散发出了刺眼的白光,带着它的主人去往了一个神奇的地方。

  普通人遇到穿越会是个什么反应,奈布就不会是那个反应。

  他是什么人,他可是奈布·妖艳贱货·萨贝达啊。【bushi】

  穿越文奈布还是看过几篇的。他打量起了周围的环境,并且冷静地等待如果会有的系统的出现。

  这是一个很大的房间,大概有几百平米,房间里是很精致的欧式风格,奈布现在所处的是房间中央柔软的大床上。

  冷清的机械音不出所料地在耳边响起:“欢迎来到3274号世界。”

  “本世界的世界观请参考《关于我的霸道总裁男友是个大猪蹄子这件事》。”

  奈布的脸黑了黑。

  “我想问个事。”
  “你这穿越是按什么标准来的?”

  “穿越为概率事件,穿越概率大约为0.01%”

  奈布的脸更黑了,自己这种十连全是R的人什么时候那么欧了。

  “我怎么样才能回去?”

  “玩家需要按照小说内容打通主线剧情即可回到原来的世界。玩家咳用意念可以召唤控制面板,查看具体的主线剧情以及人物介绍,如需帮助请按下面板左上角的问号,以及控制面板是只有玩家一人可以看见的。”

  奈布在心中默念了一声面板,一块半透明的蓝色屏幕便浮现在他的眼前。

  “[玩家]奈布·萨贝达饰演[男二]南宫寒云

  姓名:南宫寒云

  性别:男

  年龄:17

  性格:高冷

  擅长:全能

  身份:南宫家独子,青溪阁副阁主。

  关系:与上官祁辉与慕容炎潇为朋友,但是有时候有些讨厌上官祁辉,喜欢绮里白萱”简介后面还十分贴心地附了一张男二的照片,都不用奈布去照镜子了。

  “……”人物简介奈布之前草草地看了一遍,现在仔细一看这个名字和设定还真是雷到不行。

  他继续滑动面板,“咦……怎么没有了……”

  “当玩家遇到新人物时面板会自动更新。”系统的声音缓缓响起。

  “那好,现在先去熟悉一下环境吧。”奈布从床上蹦到地上。然而他走出房间的那一刻,仿佛知道了什么叫有钱人的生活。

  两排漂亮的女仆妹子站在走廊两侧,整齐地鞠躬,说道:“少爷,早上好,请随我们来更衣。”

  奈布在一群女仆的拥护下有些不自在,然而这种不自在没有持续多久,更衣室很快就到了。一个类似女仆长的女生从队尾走了过来,“少爷,今天是您开学的日子,请让我……”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了。”奈布从女仆长的手上接过校服,转身走进更衣室。

  更衣室大约是卧室的三分之一,墙的两边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衣服……为什么还会有小裙子???这男二有点变态啊???

  换上校服的南宫寒云的外壳显得有些稚嫩,奈布整了整衣领,“咳咳,我们现在是要去学校了吗?”

  “少爷请不要着急,您还有早餐没有享用。”

  “早餐就不用了吧。”奈布挥了挥手,他没有吃早餐的习惯,这就是为什么他在现实中略显瘦弱的原因。

  “不行,少爷,早餐是金,不吃早餐一天是会没有精神的。”女仆长露出了贤惠的微笑,“请跟我来吧。”

  两个人在别墅里走了大半天,“少爷,请上车。”一辆看上去就是豪车的车停在别墅门口,女仆长为他拉开车门,“司机先生,请把少爷送去餐厅。”

  餐厅其实离南宫寒云的卧室不远,按车程来算的话。

  奈布到餐厅的时候菜已经上齐了,飘出浓郁的香味。

  这家人是早餐当晚餐吃吧。奈布对于美食不怎么感冒,只好在南宫寒云父母慈爱的目光下叉起面前的一块看起来就很贵的肉吞了下去。

  嗯,味道还不错。

  在奈布这种吃早餐困难户这里再好的食物也是咽两口就饱的地步。

  女仆长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少爷,请上车前往学校。”

  有一瞬间奈布感觉自己的眼睛要瞎了。

  这就是传说中玛丽苏小说里必定会出现的加长版林肯吗?!!

  奈布怀着忐忑的心情坐上了车,他靠着车窗开始胡思乱想起来,甚至想到了自己码的字有没有保存。

  卧槽等等好像真没保存。





    TBC









慈善家表情包四连

自定义皮的要死xxxx

【第五玛丽苏】庄园里的小玛丽苏

         杰佣医园有 
  其实本来是自己写着玩的一不小心写了两千多就发上来了x
        这篇文表达了我对奈布深深的爱(e)意 
  逻辑混乱注意 
  流水账注意
        私设有 
  玛丽苏出没注意 
  完全不知道写的什么几把玩意儿 
   
  如果以上都ok的话↓ 
   
   
   
   
   
   
   
  那是庄园的一场噩梦。 
  那一天,庄园里闯入了一个女孩。 
  那女孩留着几乎要拖地的金色长发,一张脸很白净,如果除去那双占了脸三分之一的巨大眼睛、异于常人的睫毛和红的吓人的嘴唇,那还算是一张不错的面孔。 
  女孩惊恐地张望着四周,“这里……是什么地方……又破又脏……茉……茉殇害怕……” 
  她竟然还不忘提了提自己那镶满珍贵宝石的蕾丝裙。 
  “那个……请问……”名为茉殇的女孩感觉肩膀被人碰了碰,她猛地回头一看,是一个戴着草帽的年轻女孩,“啊!贱人!不要碰我!” 
  女孩似乎也被吓了一跳,她默默地离这个看起来精神不太正常的人物远了一些,“我的名字是艾玛,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茉殇嫌弃地拍了拍肩膀,“本小姐的名字是茉殇黎·幽幻紫银·泪如韵影倾乐兰慕·冰雪殇璃陌梦·凝羽冰蓝璃·泪伊如琉璃爱梦莲泪。给我记好了,这是什么地方?” 
  艾玛还在为这个一长串的名字绞尽脑汁的时候,茉殇黎已经提出了下一个问题,“这里是庄园,每个人来这里都有自己的目的,你又是来干嘛的呢?看起来你不缺钱的样子……” 
  “我当然不缺,我是来这里……找东西的。”强烈的虚荣心使得茉殇黎说谎。 
  “嗯!是这样啊!我带你去找大家吧!”艾玛绽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拉起了茉殇黎的手。 
  茉殇黎甩开了艾玛的手,反手就是一巴掌。 
  艾玛愣了一下,拿起工具箱回头看了茉殇黎一眼,眼中充满了复杂。 
  “切,敢拉本小姐的手,胆子不小。”茉殇黎看着远去的艾玛,嫌弃地拍了拍手。 
   
   
   
   
  “艾米丽,庄园里来了个奇怪的人。”艾玛对着正在给玛尔塔治疗的艾米丽说。 
  “好了,玛尔塔,已经包扎好了。艾玛?怎么了?”艾米丽回过头去看艾玛,“等等,亲爱的,你的脸怎么了。” 
  艾米丽轻轻抚摸着艾玛有些红肿的脸,“我没事。”艾玛给了艾米丽一个大大的拥抱,“是那个奇怪的人打的,她好像很不愿意别人碰她,名字叫茉殇黎什么的……” 
  艾米丽轻吻了一下艾玛的脸颊上,“放心,有我在。” 
   
   
   
   
  此时可爱可亲的茉殇黎小姐还在漫无目的地走着,她渴望着逃离这个肮脏的地方。 
  “啊!”茉殇黎和一个人装了个满怀,疼痛使娇生惯养的她差点哭出声,但那人紧紧捂着她的嘴,茉殇黎只能唔唔地叫着。 
  “蹲下!”那人强行把她按下来,几乎把她抱在怀里,茉殇黎可以听到他强烈的心跳声——以及自己的心跳声。 
  他突然站了起来,却还是把茉殇黎按在地上,“别动!”茉殇黎头一次那么听别人的话,她听见那人离开的方向传来一阵对话。 
  “亲爱的奈布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没人想看见你,还有,快放我下来。” 
  “已经不想挣扎了吗?”远处传来一阵苏入骨头的笑声。 
  “是啊,反正每次挣扎掉你也会把我抓回来。” 
  糟了,那个叫奈布的人被抓了! 
  茉殇黎的双腿微微颤抖。不行,我茉殇黎是什么人啊!我要救他! 
  茉殇黎提起她纯白的蕾丝裙,踩着近十厘米的高跟鞋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小跑去。 
  “放开他!”茉殇黎冲着心情正非常愉悦哼着小曲的杰克大喊。 
  “你是……刚刚那个……”奈布正盘腿坐在地上,眼神有些飘忽不定。 
  茉殇黎小姐于是就这么轻易而天真地认为那是奈布喜欢她的象征。 
  尽管他们只是刚刚算得上是认识,然后奈布救了她那么简单而已,但茉殇黎似乎已经单方面坠入了爱河。 
  杰克似乎对于这个破坏了他和奈布愉快的独处时间的女孩有一丝怨念,他伸出了自己的利爪。 
  茉殇黎惊恐万分,她抓起奈布的手尽自己最大努力跑了起来。 
  “啧。”奈布按了一下墙壁,带着茉殇黎跑出了杰克的视线内,反正他本来就不想和那个整天喊着甜心的恶心家伙在一起。 
  真是不坦率呢,奈布先生。 
   
   
   
  在破译密码机的玛尔塔正巧碰到了被拉着跑的奈布和拉着他跑的茉殇黎。 
  她心知肚明那就是艾玛前面说的奇怪的人。 
  “嘿奈布!快来给你玛尔塔姐姐一个拥抱!”玛尔塔不顾奈布的反抗以及边上茉殇黎想杀了她一般的眼神,把可爱的后辈抱在怀里。 
  反正她要是做什么的话我就给她一枪。任性的玛尔塔小姐这么想着。 
  “唔唔!前辈!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玛尔塔放开了罪恶的双手,“啊,旁边那位小姑娘请问你是?” 
  “我的名字是茉殇黎·幽幻紫银·泪如韵影倾乐兰慕·冰雪殇璃陌梦·凝羽冰蓝璃·泪伊如琉璃爱梦莲泪。” 
  正当玛尔塔在仔细听茉殇黎的名字时,她的下一句话却让她差点笑出声。 
  “以及,从现在开始,这个叫奈布的就是我的人了。” 
  玛尔塔饶有兴致地凑到满脸黑线的奈布耳边说:“杰克他知道你这样到处沾花惹草吗?” 
  “我觉得这应该算是烂桃花。”奈布脸上有些抽搐,“这位小姐,我们才刚刚认识,不清楚对方的性格和习惯……” 
  茉殇黎的眼里开始闪烁泪光,她看似非常坚强地抹了一把眼泪。“我知道的,你一定是心里除了我又有别人了,祝你幸福。”她说完之后眼泪又开始哗哗留下来,那眼泪滴下来变成了一颗颗珍珠和宝石,落在地上发出清脆。 
  有机会的话我真想把她的眼睛挖出来看看。奈布嘴角依旧不住地抽搐,眼看着茉殇黎渐渐跑远。 
   
   
   
  “呜呜呜……”茉殇黎蹲在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里呜咽。 
  白色的光晕笼罩了哭泣的女孩,“这是你的愿望吧。”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响起,“这都是你所希望的啊。”那个声音像是在对茉殇黎说话,又像在喃喃自语。 
  茉殇黎闭上了眼睛,她感受到白光的温暖,她整个人在一点点,一点点地消散。 
  “这样……应该是最好的结局吧……” 
   
   
   
   
   
   
   
   
   
   
   
   
   
   
   
  你们好,我的名字是李尚莫,最近我被姬友安利了一个叫第五人格的游戏。 
  作为一只资深宅我很快沉迷于这个游戏,每天和姬友开黑。闲的没事就去找点同人看,自己产点并不好吃的杰佣医园粮。 
  这天,我在某软件上看到了一篇文。 
  “《娇柔公主和她的霸道佣兵老公》?!!”瘫在床上的我被这个标题吓到了,手机pia的一下正好砸在我脸上。 
  “好……好痛……”我把手机从脸上拿下来,点开了那篇文。 
  故事简直和那些玛丽苏套路文没什么两样。女主莫名其妙来到了庄园里,第一个遇上了园丁小姐姐,可爱的园丁小姐姐整就一个恶毒女配的角色,上来就给了女主一巴掌。女主在挨了这简直干得漂亮的一巴掌以后在那里梨花带雨地边哭边走撞上了奈布。 
  这一定是我见过的最ooc的奈布没有之一。 
  他竟然说出了“女人,你在玩火。”这种霸道总裁文里经常会出现的话。 
  我有一句mmp不知当不当讲。 
  文章在奈布带着女主跑走遇到恶毒女配二号玛尔塔之后就没有再更新了,最后一次更新是五天前,评论下面骂声一片,我估计这篇文更不到完结了。 
  我关上手机屏,盯着天花板看,心里被这篇文搞得十分复杂。 
  倒不是这俗套的剧情……而是这篇文女主的名字。 
  茉殇黎。 
   
   
  

【杰佣】Memory

起个英文标题显得高大上x
文笔渣x
这次是真的真的真的很ooc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







  那天晚上,杰克做了一个梦。
  梦中的是一片令人赏心悦目无际青草和蓝天白云,一棵参天大树突兀地立在不远处的地方。
  树下坐着一个身穿墨绿色的连帽衫的人,他几乎要和草坪融合在一起。
  杰克看着那个背影,他有一种说不出的寂寞感。
  一阵突如其来风吹过,杰克不禁闭上眼睛,于是,梦醒了。
  杰克睁开眼睛看见的是一片空白的天花板。
  他凝视了那块天花板一会,默默地起床进行这他该做的工作。
  杰克没有太在意那个梦。
  直到他第二次梦见那片熟悉的草地,那个人依旧坐在那里。
  杰克这次直接向那个人走了过去。
  看背影那是个有些瘦弱的少年,他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发呆,什么也没干。
  “你是谁?”杰克直接发问。
  “我是谁?”杰克看不见少年的脸,但他能想象到他略微迷惑的表情,“如果硬要说的话,我是你的记忆。”
  杰克没有表现得太吃惊,这也许是梦的关系,他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那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在这里……只是为了陪你坐一会吧。”
  杰克不想对这个奇怪的人追问下去,他干脆坐在少年的身边,“是不是等我醒来,你就履行了自己的责任?”他略微嘲笑地看了少年一眼。
  少年这次没有及时回答他,“或许吧……等到你找到‘那个东西’,我应该就会消失。”
  “‘那个东西’是?”
  少年站起身,单手扶着树,“时机到了你自然会知道。”
  又是那阵风。
  杰克醒了。
  他开始好奇这个梦的含义。
  但他并不想去过多追究这个梦,因为它让杰克感到很舒服,仅此而已。
  
  
  
  
  
  
  
  杰克第三次做这个梦已经是一个月以后的事了。
  少年倚着树站在那里,眺望着远方。
  “你长高了。”杰克的语气肯定而不容置疑。
  “啊……是啊……”少年的声音似乎变得更成熟了一些,“毕竟我是你的记忆啊。”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你有名字吗?”杰克看着少年。
  “有。”少年低下了头,“但我不想告诉你。”
  杰克无奈地笑了笑,“那让我看看你的样子?”他趁人不备把少年的帽子掀了下来。
  那是一张很清秀的脸,有着一股倔强和坚毅,令人看了非常舒服。
  少年飞快地带上了帽子,脸上飞起了两朵红晕。
  “你干什么!”
  嘛,他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冷淡啊。
  少年轻咳两声,看了眼天,“你该走了。”
  “等一下。”杰克知道那阵风又要来了,他温柔地笑了,“你以后还会在吗。”
  “……”少年没有看他,“会的。”
  风吹过,杰克没有听见少年最后说的那句话,“直到你找到它。”
  那以后少年还是会不定时地出现在杰克的梦中,短则一周,长则一个月,少年总是会在那棵树下等待,他在缓缓地长大。
  
  
  
  
  
  
  那天晚上,杰克又像往常一样梦见了少年,他已经不比自己矮多少了,少年已经从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成长为二十多岁的青年了。
  “你想知道这里的夜晚吗?”少年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你是每天每夜一个人都待在这里吗?”杰克突然有些心疼少年。
  “是啊,不然你以为呢?”少年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不过这里的一天相当于你们的一周吧。”
  “你的意思是让我睡上一周?”
  “不要算了,我知道你还有很多事要做。”少年又拉了拉自己的帽子,遮住了自己的脸。
  “不,我要留下来。”杰克笑嘻嘻地抱住少年,“你让我睡多久都行。”
  少年又翻了白眼。
  他们是什么时候那么亲密的呢,也许就是一夜之间的事。
  天空染上了火红的颜色,少年睁开了眼睛,“喂,醒醒,马上就天黑了。”
  少年的脸凑得离杰克很近,他很幼稚地往杰克的脸上吹气。
  “你是在诱惑我吗?”杰克睁开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少年。
  少年似乎已经对这种话习以为常,他推了一把杰克,“不说了,马上就天黑了。”
  紫红的颜色撒在了天空中,已经有几颗星零星地挂在上面。
  “真漂亮啊……”杰克躺在草地上,旁边躺着少年。
  “是吧!”少年有一种谜之骄傲的感觉。
  “接下来会更漂亮哦!”他指着已经完全黑下来的天。
  天上的星星越来越多,连接成了一条银河。
  仿佛白昼一般。
  “奈布……咦?”杰克突然喊出了一个他陌生的名字。
  身边的少年苦笑了一声,“果然还是记起来了吗……”
  “等等,到底是怎么回事?”
  少年站了起来,“我的名字是奈布,奈布·萨贝达,我们以前是什么关系……你自己清楚。”
  “是你自己想要忘掉我的,既然你已经想起来了,那么我也该消失了吧。”奈布笑了,眼睛带着眼泪。
  “嗯,再见。”杰克没有那么的悲伤,他静静地看着奈布消失。
  “最后让我再抱你一下吧。”杰克突然开口。
  “可以啊。”杰克已经几乎感觉不到怀中的人了。最后,他在奈布的唇上点了一下。
  奈布消失了,晚风吹过,梦也醒了。
  
  
  
  
  杰克想起了一切,那段他自己封锁的记忆。
  他们以前是恋人,但奈布已经死了,在那次战争里。
  其实之前那样也不错啊……
  想不起奈布的日子,心里就不会痛了吧。
  
  
  
  
  
  
  
  
  那天晚上杰克做了一个梦,依旧是那个熟悉的背影。
  “欢迎回来。”
  “好久不见。”